曹議金為什么能接管沙州統治權?曹議金是個怎么樣的人?

  曹議金是誰?下面趣歷史小編為大家詳細介紹一下相關內容。

  公元910年(后梁開平四年),歸義軍節度使張承奉(張議潮的孫子),在沙州創立“西漢金山國”,并自稱“白衣天子”。

  《新舊五代史 吐蕃傳》對此記載為“沙州,梁開平中,由節度使張承奉,自號金山白衣天子”。

  此時,沙州政權雖號稱“繼五涼之中興,擁八州之勝地”,但其所能控制的區域,已僅限于瓜、沙二州,和紫亭、懸泉、雍眼、石城、常樂、新城等區區六鎮而已,治下人口已不過百萬。

  位于東方的甘州回鶻和位于西部的高昌回鶻(西州回鶻),早就對沙州政權形成了緊密合圍的態勢。

  公元911年,在甘州回鶻的打擊下,張承奉的西漢金山國無力抵抗,被迫向回鶻稱臣。

  兩國約為父子之國,“可汗是父,天子是子”。

  “西漢金山國”和“白衣天子”也降格為“西漢敦煌國”和“敦煌王”,成了甘州回鶻可汗的兒皇帝

  后梁乾化四年(914年),張承奉去世,歷經67年的沙州張氏政權終結。

  曹議金接管了沙州的統治權,并廢除“西漢敦煌國”,恢復了歸義軍稱號,自稱為歸義軍節度使,史稱“曹氏歸義軍”。

image.png

  一、沙州權利的和平交接

  后梁乾化四年(公元914年),曹議金(仁貴)接替張承奉的位置,成了沙州歸義軍政權的實際領導人。

  關于沙州張氏政權和曹氏政權是如何交接的,史書沒有記載,但可以肯定幾點:

  第一、張氏沒有絕嗣,敦煌文獻中曾有張承奉冊立太子的記載;

  第二、政權交接沒有發生流血事件,在曹氏掌權期間,張氏后人依舊在沙州政權中任職;

  第三、作為敦煌國的父國甘州回鶻沒有表示異議,并且在曹議金廢除敦煌國改稱歸義軍后,甘州回鶻依舊是默許的態度;

  第四、沙州百姓對于權力交接反應平靜,沙州社會生活基本保持了穩定。

image.png

  敦煌壁畫中的曹議金

  那么,這次中國歷史上少見的權力和平交接是如何實現的呢?

  我們先來看看曹議金和他的家族吧。

  曹議金自稱為毫州(憔郡,今安徽毫縣,也就是曹操的同鄉)的漢人,在敦煌抄本《曹良才畫像贊》中寫到:“公乃毫州鼎族。因官停徹流沙,憔郡高原任職。”

  但對于這種自稱,學者多有質疑。因為在河西曹姓多為粟特人,也就是我們常說的西域昭武九姓。

  粟特曹氏出身于撒馬爾罕東北的曹國,移居中原后,以國為姓,改姓曹,這是敦煌曹氏的主要組成部分。

  而漢地曹氏在河西反倒宗族不顯,從其家族溯源亦可以看出,吐蕃時期曹氏,地位比較低下,多為部落百姓,或是寺戶。只有極少數的曹氏人物,擠入了吐蕃僧界的上層。

  張氏歸義軍前期,沙州曹氏的地位尚屬低微,在政界沒有出現重要人物。而到張氏統治后期,曹姓人物迅速崛起,升至上層。

  公元895年(乾寧二年),曹氏已有擔任兵馬使的記錄。

  其中,曹光進在張淮深統治末期曾擔任過衙前兵馬使。

  張承奉親政后,曹光嗣任職都押衙,已成為張承奉政權中的一位重要人物,位高權重。

  曹光進與曹光嗣當為兄弟,兩人同時出任張承奉幕府中押衙之職,且曹光嗣為都押衙,總掌衙內事務,反映出曹氏家族勢力在張承奉時期的崛起。

  雖然曹氏家族門望較低,但通過軍功起家,經過不斷的奮斗,到張承奉時期,已是門庭高廣,并被任命為懸泉鎮遏使行玉門軍使。

  到金山國末期,曹議金已出任沙州長史,具備了從張氏手中奪取節度使權位的能力。

image.png

  在曹氏奮斗上升的過程中,其家族還通過不斷與其他豪門通婚來提升自己的勢力。

  有明確記載的姻親關系,便包括沙州的張氏、索氏,曹議金自己便是索勛的女婿。

  即便沙州曹氏通過種種途徑不斷提升家族勢力,但作為執政的基礎來說,卻依舊稍顯不足。

  考慮到沙州粟特人,在曹氏執政時期毫無保留的支持,曹議金的家族為粟特族裔的可能性較大。而其自稱為漢地大姓,顯然也是為了得到漢族的擁護。

  這種冒用漢族郡望的做法,在沙州粟特人中間,早就是司空見慣的事了。

  擁有漢族和粟特人的支持,再加上自身的政治資源,沙州曹氏已具備了代替張氏的政治基礎。

  我們之前曾提到過,對于一個實力有限的綠洲小國,在國際關系中左右逢源的能力才是立國之本。

  很顯然,曹議金比張承奉更精于此道。

  在沙州權力交替之前,他是否與甘州回鶻存有交易,我們不得而知,但從之后回鶻的表現來看,二者之間肯定存有某種默契,或者甘州回鶻干脆就是支持他的力量。

  畢竟,我們以確知甘州回鶻和張承奉之間的關系,實在談不上和睦。

image.png

  敦煌壁畫里的曹議金和回鶻公主

  二、曹議金的左右逢源

  曹議金掌權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遣使甘州回鶻,并迅速迎娶了回鶻天睦可汗的女兒為正妻。

  隨后,他通過甘州遣使中原,但使臣在涼州遭到溫末部落的劫掠無功而返。

  公元918年(后梁貞明四年),曹議金再次遣使中原,使節隨身攜帶著他給甘州可汗和涼州仆射的親筆信函,請求二者給予放行。

  最終,在二人的協助下,使臣到達后梁,得到了后梁政權的封贈。

  曹議金為此在莫高窟建大型洞窟(98窟)來慶賀,正是通過98窟內供養人的排列順序,我們得知回鶻公主是他的第一夫人,拒鹿索氏是第二夫人,廣平宋氏是第三夫人。

  因此至遲在918年前,曹議金與甘州回鶻已確立了姻親關系,父子之國的關系應該依舊保留。

image.png

  遠嫁于闐的曹氏公主

  向東修睦了與甘州回鶻的關系后,曹氏又與吐谷渾人慕容歸盈結為姻親。

  慕容歸盈曾出任瓜州刺史長達20多年,有力地支持了沙州曹氏政權。隨后,曹議金還將女兒嫁與于闐國王李圣天,李圣天與曹氏所生的太子從德,自孩提時期便留居沙州,直至其長大成人后,才回國即位,可見兩國關系的親密。

  沙州曹氏政權在其統治過程中,持續奉行姻親外交政策,世代與于闐、甘州通婚,結成同盟。

  正是通過政治聯姻的手段,使曹氏歸義軍長達122年的統治,保持了基本穩定。

  直到公元1036年(北宋仁宗,景佑三年),才被迅速崛起的西夏國王李元昊終結。

image.png

  曹議金的女婿——于闐國王李圣天

  三、與回鶻斗而不破的關系

  雖然在曹氏歸義軍初期,為得到甘州回鶻的支持,可謂不遺余力。

  但國與國之間,從來就沒有所謂的含情脈脈,考量的只有利益多寡和拳頭大小。

  大約在公元925—928年期間(后唐天成年間),甘州回鶻爆發爭權內亂,曹議金趁機出兵攻擊甘州。

  歸義軍對甘州回鶻的這次進攻,史籍上沒有準確的年代記載,只能憑借部分保存在敦煌的贊文和詩歌加以推定。

  但歸義軍出兵的目的非常明確,那就是打破因甘州回鶻的封鎖,而“數年閉塞東路”,保持向東與中原的道路暢通。

  在敦煌贊文中有“今遇明王利化”的詞句,估計曹氏歸義軍與后唐王朝(這時后梁朱氏王朝已經覆滅),可能存在朝覲關系。但這種聯絡關系,因回鶻割據甘州而受阻。

image.png

  因此,曹議金借甘州內亂之機,以號稱“十萬之眾”出兵。

  當然所謂“十萬之眾”也就是號稱而已,當時歸義軍轄區不過瓜、沙二州和紫亭、懸泉、雍眼、石城、常樂、新城等區區六鎮,人口不過百萬,如何湊得出十萬大軍?

  而且,從戰爭的結果也能看出,歸義軍的戰爭能力,遠遠達不到“十萬”的量級。

  此戰的第一階段是攻打酒泉,大將渾子盈戰死城下,歸義軍雖出師不利,但也攻到了甘州回鶻的心臟張掖城下。

  雖然很多資料都聲稱,曹氏歸義軍收復了甘、肅二州。

  但其實,甘州回鶻政權依舊存在。

  所以,或者說歸義軍取得了全面勝勢,但沒有占據甘州城,似乎更為合適。

  戰爭的結果,似乎是歸義軍打通了河西舊路。

  據敦煌文書稱:“漢路當日無停滯,這回來往亦無虞”,并將之前的父子之國關系,逆轉為曹氏為父、甘州可汗為子的新格局。

image.png

  敦煌壁畫中回鶻供養人的形象

  但一次戰爭的勝利,并不能從根本上逆轉“回鶻強歸義弱”的局面。這從曹議金出兵甘州后,回鶻夫人的地位沒有任何動搖,可見一斑。

  甚至,他在935年去世后,三個兒子相繼執政,都把這位回鶻夫人奉為“國母天公主”。

  即便曹氏歸義如此迎奉,回鶻人在河西道途上的劫掠,仍舊不斷發生。為此,雙方曾進行過多次交涉,這在敦煌《曹元忠致甘州可汗狀》、《丁卯年正月廿四日甘州使頭閻物成去時書本》等文書中皆有記載。曹元德、曹元深(曹議金之子)時期,曾發生回鶻劫殺歸義軍貢使梁幸德的事件,并再次阻斷了通向中原的道路。這導致雙方關系,一度極其緊張。

  這些文獻的記載都反映出,歸義軍在與甘州回鶻的競爭中,甘州回鶻一直占據上風,而歸義軍則基本處于妥協的守勢。

  雖然兩方的關系長期陰晴不定,但從張氏晚期的父子之國,到曹議金時期的逆轉,再到其子曹元德時期約為兄弟之國。

  曹氏政權一直奉行的聯姻政策,顯然是取了實效。

  雖然依舊不斷受到回鶻的打壓,但這種柔和的政治手段,保證了沙州政權的獨立性,最起碼是名義上的獨立性。

image.png

  北宋初年,河西走廊的割據形勢

  四、歸義軍各階段與中原的關系

  在整個歸義軍的歷史中,經歷了晚唐、五代、宋初三個時段。

  在晚唐時期,歸義軍本是唐朝設立的一個軍鎮,雖然位于中原王朝“王命所不及”的西北一隅,具有很強的獨立性,但名義上依舊是唐王朝的臣屬。

  到了五代時期,雖然還稱作歸義軍,實際上已經是一個獨立的地方王國。

  這一時期,歸義軍在漢地史籍中的記載,新舊《五代史》上附著于《吐蓄傳》中,《宋史》則干脆就放在了《外國傳》里。

  可見此時,已經沒有人將歸義軍認做是中原王朝的一部分,沙州政權甚至一度被稱為“沙州回鶻”。

image.png

  由于沙州東西均被回鶻環抱,造成了在政治必須要和回鶻保持一致,這從沙州對中原王朝覲見上,可以看出端倪。

  沙州的朝貢使總是與甘州使節結伴同行,在五代史中就記載著“至唐莊宗時,回鶻來朝。沙州留使曹議金,亦遣使附回鶻以來。”

  到宋初也是如此,而后回鶻曾中斷了與北宋的朝覲關系,轉而向遼國朝覲,沙州使臣也就絕跡宋朝

  等到遼國勢力開始侵襲河西,回鶻又聯合北宋抵抗遼國,回鶻和沙州歸義軍的使臣再次出現在北宋都城。

  可見,回鶻和歸義軍的政治聯盟關系長期存在。

免責聲明:以上內容源自網絡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,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。

推薦中…

24小時熱文

換一換

最新更新

  • 人物
  • 解密
  • 戰史
  • 野史
  • 文史
  • 文化

最新排行

  • 點擊排行
  • 圖庫排行
  • 專題排行

精彩推薦

圖說世界

換一換
尖子和八5手免费试玩 310v大赢家比分篮 江西多乐彩前三直选最大遗漏 怎么找真正的豪利棋牌 广东快乐十分电视版 新疆时时彩三星算法 3d千禧试机号码 p2p个人理财平台 足球彩票比分直播500投注 幸运飞艇走势图手机版app 我要赚钱网 可以赚钱的游戏网站 无玩四人麻将免费打 1分快3如何看走势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时 宁夏11选5彩票软件 3排列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