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推背圖”是什么?“推背圖”真的是袁天罡寫的嗎?

  “推背圖”是什么?“推背圖”真的是袁天罡寫的嗎?感興趣的小伙伴們快來看看吧!

  《推背圖》在很多人看來,就是一本充滿了神秘色彩的預言書,其實很少有人真正的看過這本所謂的預言書,大多數都是道聽途說,很多人說這本書非常神奇,里面預言的很多事情都已經應驗了,而又有人雖然沒有看過,但是卻對這些言論深信不疑,實際上,李淳風和袁天罡兩個人可能根本就相互不認識,又該怎么去寫下這本推背圖呢?

image.png

  《推背圖》的真偽,結合一些其它學科的知識很好判斷。

  目前大多數學者普遍認為此書并非是什么袁天罡、李淳風的作品,最為流行的金圣嘆注本也可以宣告是假的。現在流行的這個版本,是后人從民間信仰的角度附會而成。

  讖緯之學的流行

  讖緯之學的流行非常早。人類蒙昧時期,遇到超出知識范疇的問題,總免不了訴諸于神秘學去進行解釋。

  譬如,陳勝吳廣起義之際,就熟練地操弄這種手段來制造輿論,讓吳廣大半夜點著篝火學狐貍叫,行伍之中其他吃瓜群眾們于是信以為神。

  兩漢儒家陰陽家化之后,力圖從“天人感應”的的角度,去論證劉氏王朝的合法性地位。大家都熟悉的小故事,很多都是出于這種構建。比方劉邦喝多了,斬殺了一條大白蛇的故事,就是后人根據五行生克的理論瞎編的,論證的是大漢王朝是火德,火克金,金對應的顏色是白色,所以是紅色的赤帝子斬殺白帝子,坐穩了天下。

image.png

  兩漢這樣的小故事簡直太多了,大家看史書的時候,動不動就“小兒謠曰”,小朋友們莫名其妙就開始唱童謠,然后真預言了好多大事兒。就像是《三國演義》里,洛陽市的小朋友們忽然唱:“千里草(合起來是個董字),何青青,十日卜(合起來是個卓字),不得生(這貨要死了)。”董卓很快就死了。

  這能是真的么?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看看青年學者孫英剛的《神文時代——讖緯、術數與中古政治研究》,但凡出現這種亂七八糟的事兒,背后肯定是有人運作的。

  《推背圖》源流

  最早的關于這本書的記載,出現在唐代敦煌殘卷《大云經疏》中,說:《推背啚》曰:大蓄八月,圣明運翔止戈昌,女主立正起唐唐,佞人來朝龍來防,劃清四海,整齊八方。

  可見是對武則天稱帝一事的預言,對于武后的態度,這則“預言”說得非常露骨,說武則天是“女主立正起唐唐”,要“劃清四海,整齊八方”。

image.png

  我私心懷疑,這不過是武后稱帝之前所作的合法性建設的一部分,相似的東西有很多,譬如當時還有一本《寶雨經》,記載了公元686年和公元690年新豐縣、萬年縣的兩次異常的地理活動——山涌,武周政權將其解釋為佛教圣山在中土顯性的祥瑞。

  為什么是佛教呢?因為李唐自稱是李耳之后,崇信道教,武后自然選用佛教作為意識形態來與之抗衡。

  所以,《推背圖》一開始也并沒有什么特別的,很可能是武后當時一系列合法性建設的一小部分罷了。而且,目前我們得知的這個句子,也不是原創的,而是從漢代的一本叫《易稽覽圖》的書里抄抄改改得來的,人家原文寫作——大蓄,八月,天德明王,侯人去城,十二年天下大昌,女子立政;三年,去此地,大神獸來見,至堂;三年,大獸出東北臺邑、河邑。

  您看,好多句子都沒改。這本民間信仰者眼中神奇無比的書,居然不是原創的。

  但后世這本書越來越被賦予了很多信仰加成。從宋代開始,就有很多好事者,往《推背圖》這個書名上附會東西了,比如段子里說耶律德光見過推背圖,還有人說《推背圖》里預言了大宋朝的滅亡于是被禁了等等。

image.png

  但總體上說,這些故事多經元代、明代民間話本、戲劇的加工,充斥著民間信仰的特點。《推背圖》在這些故事里,也更多像是一個符號,好比《水滸傳》中宋江夢到九天玄女授書一樣。

  所以,現存的早先版本的只言片語,與通行的所謂金圣嘆本、六十七圖本,文字上差異都比較大。最好玩的是同樣關于武后稱帝,金圣嘆本的議論就明顯帶了后世民間的視角——

  參遍空王色相空,一朝重入帝王宮。遺枝撥盡根猶在,喔喔晨雞孰是雄。

  與“女主立正起唐唐”相比,“遺枝撥盡根猶在”對武則天的評價態度居然完全是相反的。您說這能是一本書?

  真偽性

  最容易辨認真偽的角度,是語言的角度。

  如果是唐人袁天罡、李淳風所作,那么他們所使用的語言體系應該是唐人的,如果摻雜進了很多后世的語匯,那肯定就是有問題的。

image.png

  比如第四十七象的“匹夫有責”,絕對是顧炎武“天下興亡匹夫有責”之后的產物;又如第二十一象中居然出現了“南轅北轍”,這個成語故事雖然出自《戰國策》,但原文并沒有南轅北轍這個說辭,大規模出現是在宋以后,宋人文天祥寫“南轅北轍跡,驟隔于江湖。”宋人胡仲弓寫:“南轅北轍何時停。”更早,沒了。

  又比如,從音韻學的角度,推背圖讖詩的韻腳,也能推斷出作者的文化水平不高,且生活的年代較晚。

  如第二十二象:“神京王氣滿東南,禍水汪洋把策干。一木會支二八月,臨行馬色半平安。”把南,和干、安放在一起押韻,本來就不是唐人會做的事情。南是閉口音,讀作“nam”,韻尾是閉口的;而干、安的韻尾則是“an”,不閉口。

  從音韻學的角度看,也能較為清晰第看出,現存本的生成年代很晚。

免責聲明:以上內容源自網絡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,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。

推薦中…

24小時熱文

換一換

最新更新

  • 人物
  • 解密
  • 戰史
  • 野史
  • 文史
  • 文化

最新排行

  • 點擊排行
  • 圖庫排行
  • 專題排行

精彩推薦

圖說世界

換一換
尖子和八5手免费试玩